新闻资讯

河北钢铁业去产能加砝码:钢价淡季不淡

发表日期 : 2016-12-6 10:01:54
 

 截止到12月1日,河北地区钢坯价格为2730元/吨,为今年以来历史最高。与以往涨价不同的是,目前是生产施工少,钢材需求少的淡季。一方面产能缩减钢材价格上涨,但同期上游焦炭价格大幅上升,导致钢铁业成本上涨,钢铁企业并没有在这波涨价潮中获益。

  从明年开始,更大力度的去产能风暴将席卷河北,钢材价格面临上升压力。而明年钢铁价格上涨是否助推国内工业品价格上升和企业成本迅速上涨,存在很大的变数。

  12月1日,位于唐山丰南区的国丰钢铁厂区机器轰鸣。

  该厂7个高炉正在加快生产,按照计划,几年后该厂与北区已经停产的厂房将整体拆除,整体搬迁到沿海地区建设的新厂区。

  当日,一位国丰钢铁人士告诉记者,“国丰钢铁南北厂产能都置换到新华冶金公司,南区厂子4年后要拆了。

  国丰钢铁已经确定为被整合的城区9家钢铁企业之一,共同组建渤海钢铁公司,将城区现有1200万吨产能压缩到800万吨,在丰南临港区进行建设。

明年去产能风暴更猛烈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2017年,更大力度的去产能风暴将席卷河北。

  一位河北唐山民营钢铁企业人士告诉记者,他所在的区域2017年可能拆除1000立方米以下的炉子,自己所在公司2个550立方米的高炉要被拆掉,附近的其他公司也一样,比如另外一家明年拆除450立方米的几个高炉,实际产能将从1000万吨降低为600万吨。

  今年8-10月,河北地区大量的钢铁企业高炉被拆除,以1000立方米以下的高炉为主。比如10月唐山的松汀、燕山、鑫达、九江线材、新宝泰、津西正达(丰润)、建龙(遵化),分别要按要求拆除450-500立方米不等的高炉一个,涉及炼铁产能在52-104万吨不等。

  有部分公司对此感到困惑,因为自己属于审批过的项目,而很多违规的1000立方米以上的炉子,却没有被拆除。

  根据河北省发改委今年8月5日公布的《关于开展钢铁行业违规项目清理整顿工作的通知》,对已建成的有效容积1000立方米及以上高炉、公称容量100吨及以上转炉、公称容量70吨及以上电弧炉且节能、环保、安全设施齐备的,给予备案;对节能、环保、安全设施不完善的,限期改造完善,达到要求后给予备案。

  未达到上述要求的炼铁和炼钢装备,但又不属于淘汰类的冶炼装备,企业要在减量或等量置换基础上提出明确的改造升级或淘汰方案,并通过河北发改委委托的第三方咨询机构评估论证后,给予备案路条,待升级改造方案实施条件成熟后,按规定程序办理备案手续;2019年底前未启动升级改造的,取消备案手续,予以压减淘汰。

  不过,计划已经赶不上变化。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工信部近期公布的《钢铁工业调整升级规划(2016-2020年)》要求,“十三五”期间一律不得净增钢铁冶炼能力,对于各地拟备案的钢铁行业结构调整及改造项目必须要严格执行产能减量置换,包括之前已经国家核准和地方备案的拟建、在建项目,也要执行减量置换。

  有企业反映,按照正常该减量置换的审批并未通过,这使得下一步河北加大去产能的力度变为可能。

  事实上的确如此。根据河北省“十三五”规划,5年内河北省压减炼铁产能4989万吨、炼钢4913万吨。到“十三五”末形成以河钢和首钢两大集团为龙头、3家地方集团为重点、10家左右特色企业为支撑的“2310”新格局,钢铁企业由109家减少到60家左右。

  河北省已经计划安排,到2017年压减炼铁产能3715万吨、炼钢3117万吨,为减轻明年的压力,在今年第一批压减炼铁1077万吨、炼钢820万吨的基础上,调增全年压减任务,同步下达第二批炼铁649万吨、炼钢602万吨任务。两批共压减炼铁1726万吨、炼钢1422万吨。

  按此看,河北省2017年需要压减的炼铁、炼钢数量比2016年的力度还要大。

  北京科技大学教授许中波指出,2017年河北去产能和2016年一样,除了少数减量置换外,大部分都是全部拆除的,这才叫真正的去产能。

  实际上不只是1000米以下的高炉是2017年拆除的重点,按照新要求,未来几年河北多个城市钢铁厂将面临拆除,包括1000立方米的高炉。

  在已经公布的城市名单中,像廊坊、保定等地区的钢厂过几年也将面临去产能任务。“钢铁厂不搬迁的话,空气治理目标难以完成。”他说。

  近期河北省党代会发布的报告,以及河北发改委发布的消息已经提出,未来五年,河北PM2.5平均浓度降至55微克/立方米,比2015年水平下降28.6%。全省平均优良天数争取达到260天以上。

  同时,未来五年河北全省钢铁产能力争控制在2亿吨左右,“十三五”期间,张家口、保定、廊坊钢铁产能全部退出,秦皇岛、承德原则上按照50%的比例退出,其他城市和城市周边的钢厂也要逐步退出或退城进园、向沿海搬迁。上述国丰钢铁转向沿海搬迁就是例证。

  12月1日联合金属网分析师穆文鑫告诉记者,去产能导致钢铁价格上涨,但是要治理空气,也不得不减产。河北空气污染严重,国家对河北的控制更严格,这个规定也在情理之中。

  目前全国都在加大钢铁去产能和环保治理力度,钢铁产业未来还有很多变数。“但最终的结果和政策执行力度有关,以及企业到时候的盈亏情况,未来倾向于哪一种,是市场说了算。”穆文鑫说。

  防止钢价暴涨

  不过,在2017年以及此后几年,河北加大去产能力度后,全国钢铁价格如何稳定是一个问题。

  有机构统计,张家口、保定、廊坊三地产能合计2250万吨,除张家口宣钢是国企外,其余的都是民企。这些民企不少有1000立方米以上的高炉,比如文安新钢公司、霸州新利钢铁公司、河北前进钢铁公司等都分别有1080立方米高炉2个。

  如果明年河北加大去产能力度,比如去除压减炼铁1989万吨、炼钢1695万吨的产能,且不能减量置换,可能使得产量大幅减少,钢材价格面临巨大的上升压力。

  12月1日,兰格钢铁产业研究中心主任王国清指出,河北去除产能力度的确比较大,国家“十三五”要求是减量置换的,这肯定会造成局部的钢铁产量减少。今年11月钢铁日产可能比10月减少。

  她指出,张家口和承德的一些钢铁产能要置换到沿海,这对空气治理以及钢铁生产有利。沿海有望建设精品钢铁,相比在内地建,物流运输费用也会减少,也有利于一些河北城市功能的释放。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今年全国煤炭价格快速上升,与去产能直接相关。12月1日秦皇岛5500大卡煤炭价格为每吨600元左右,比去年年底涨了60%以上。焦炭更是涨幅达到200%。这与钢铁去产能导致价格飙升类似。

  目前国家发改委已经两次要求加大煤炭生产力度,并适当放开了276天的工作日限制要求。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连维良12月1日在秦皇岛煤炭交易会上指出,2017年要确保煤炭价格稳定,这需要一定的库存准备和适当的产能。

  但是对钢铁而言,暂时没有通过加大生产来稳定价格的任何动向,这使得明年钢铁价格上涨,是否助推国内工业品价格上升和企业成本迅速上涨,存在很大的变数。

  钢材市场专家马忠普认为,现在很多民营钢厂的高炉都是在1000立方米或以上,也不算小,下一步应该出台严格的国家环保标准,符合标准的是否该存在可以由市场来解决,不要过多干预它,优胜劣汰最好。

  未来钢铁行业调控,还是应该主要交给市场去决定。“应该有一部分产能过剩,这样才能在钢铁企业之间产生一定的市场竞争力。”他说。

 

联系人:边经理
 
电话:0318-7660626
手机:15531862565 13831873385
传真: 0318-7660626
网址:www.apxufeng.cn
E-mail:461341792@qq.com
地址:河北省安平县城西台城开发区